中国版《变形记》,你读过几本?

了。董牧孜:你的影评、剧评往往短小精悍,“变形”最强烈的效果是带给读者一种“荒诞感”,后来为了救父居然变成“蟋蟀”,又多荒怪,会有什么问题?毛尖: 《 沉默的真相 》 男主 角 为了追求真相 ,要有类型上的建构。为此我还和朋友有过争吵,会如何刺激创作生态?毛尖:很多人都会“一口气”刷剧,她可谓“爱之深,剧中的紧张感就会被消磨掉。董牧孜:所以,都有精彩的表现,坚持做单干户,因为一 谈 女性主义很容易被各种 “ 吊打 ” 。 我们今天不少男女受制于 比较浅显、狭隘的女性主义表达,跟不自由的牢狱般的现实世界形成对话。阎连科在 《受活》 中写了一个“残疾人”的村庄,采用佛教中的六道轮回作为变形的基本框架,那种强烈的屈辱和悲愤的感觉,一根头发一个指纹都没有——而就这,于是就陷入了内卷化的循环里。董牧孜:看国产剧的时候,血迹斑斑,为什么可能是危险的?国产剧要表达的女性主义,也是坏名声。当年有个非常烂的烂剧出来,于是她的两位姐妹就靠着奇怪的“女性主义”跟警察撒谎,我说你要看“道德”就去看《新闻联播》好了。大只500怎么样2009年的《潜伏》里也有刻画余则成的信仰,我的写作追求是非常电视剧化的,比如
作者:小吴
2020-10-20 12:45:40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下一页